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73章 訂購電腦

作者:泠雨字數:2497更新時間:2016-09-10 14:29:20
“嘿嘿!樂意為陳姐效勞,誰讓們都成了熟人呢!”

    見曲哲愿意留下,陳若曦雪白俏麗的臉蛋上笑容可掬,心里喜悅之情難以言表。內心深處早就心猿意馬起來,在幻想著晚上美妙之事。

    晚飯后,聊了一陣小蘿莉就到房間睡覺了,她明天得早起上學,太晚影響休息。曲哲也進了陳若曦早就安排好的客房,洗漱完后趟在床上靜靜的休息。

    曲哲也感覺很無奈,身體雖然疲憊不堪,可面對陳若曦的柔情,還是得振作精神,必須服侍好她,滿足她身體的需要。

    曲哲心里明白,陳若曦的索求絕對不會比趙嬈差,所謂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,說的就是中年女人。陳若曦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,身體上的需求更是極大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曲哲居然睡著了,直到輕輕的開門聲才緩緩睜開眼睛,剛推門走了進來的陳若曦,身上僅僅穿著粉紅色的半透明吊帶睡袍,烏黑的長發貼著白皙的頸脖,原本就嫣紅的雙唇還抹了淡淡的口紅,更顯得豐盈欲滴。身材凹凸有致,全身充滿了青春的活力,這那象是三十多歲的婦人,和二十多歲的女孩沒有任何差別。豪門嬌養:蘇少手下留情無彈窗

    推門進來的陳若曦見床上的曲哲嘴角掛著一絲似有若無的微笑,帶有一股說不出的慵懶味道,卻不失英姿煥發的男子氣概,構成整個人對異性女人強烈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見到曲哲后,陳若曦嫵媚一笑,勾引著曲哲。

    曲哲彷佛被陳若曦的妖艷迷住了,呆呆盯著陳若曦看。陳若曦心中欣喜無比,雪白的俏臉蛋上升起一抹暈紅,雙眸也目不轉睛的盯著曲哲看。

    兩人眉目傳情,心里癢癢的。陳若曦走上前張開雙臂勾住曲哲的脖子,眼中流露出深情萬千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曲哲輕輕抱起陳若曦相擁著躺在床上,大嘴巴立即毫不猶豫的吻上陳若曦柔軟的雙唇……

    曲哲此時雄風已起,毫無半點憐香惜玉之情,幾番歡樂,苦盡甘來,陳若曦食髓知味地縱體承歡抵死纏綿,再次享受到飄飄欲仙的美妙快樂。總裁爹地想怎樣無彈窗

    曲哲、陳若曦倆人直到精疲力竭才停止搏殺,相擁著緩緩入睡,睡夢中的陳若曦嘴角還流露出幸福、滿足快樂的微笑。

    天亮前,陳若曦離開曲哲的懷中,返回自己的臥室,臨出門前回眉一笑,媚媚的道:“你多睡會。”

    曲哲道:“隨后我也要到南江期貨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會呆好長時間嗎?”

    “就十多分鐘,每我只要在深市,都會呆十多分鐘,最多半個小時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在家等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到公司嗎?”

    “陪你!”

    曲哲心里當然明白,是自己陪陳若曦。看來這二天還得辛苦,估計連白天都不會放過。女總裁的貼身神兵

    “謝謝!”

    曲哲起床后,隨立趕到南江期貨公司,打開電腦查看了一下三大商品交易所的成交情況,發現上周五白糖的交易很活躍,成交量也很大,看來是有一波新的行情到來。

    曲哲不放心,又查看了其他資料,發現白糖沒有什么大的供求矛盾出現,也沒有什么災情、超產的情報。那這是為什么?原因只會有一個,那就是有大戶或機構想操縱大盤走勢。

    曲哲嘴角陰陰一笑,知道今天有得玩了,如果運氣好的話,會有個不錯的回報。

    九點整期貨開盤,白糖價格以3.161的價格跳低開盤,曲哲立即在此價格吃進20手多頭倉。三秒鐘后,白糖價格回升補缺,升到3.200,曲哲知道這是個關口點,多多、空頭雙方會在這里有一翻爭奪。莊家想打壓,可多方也不會輕易投降,這點的爭奪肯定會很激烈。最終使徒最新章節

    曲哲毫不猶豫的在3.201的價位把手上的20手多頭倉清掉。一分鐘后曲哲再次在3.183的價位吃進10手多頭倉,片刻后感覺空方實力在增強,曲哲立即在3.192的價位把手上的10手多頭倉平掉。

    多頭、空頭雙方在3.200價位上爭奪非常的激烈,曲哲雙眼死死盯住電腦屏幕,不失時機在3.200價位的做多、做空,只要稍有回報立即清倉,根本不做任何的猶豫,確保不會被套,更不能虧錢。

    空方連續幾個大的單子砸出,白糖價位立即下滑,曲哲抓時機在3.175的價位做空25手,價位跌破3.154時,曲哲在3.148價位上再次平掉手上的25手空頭單。

    曲哲選擇在3.152價位吃進了10手多頭倉,沒有過二秒鐘,白糖價位下跌到3.136。曲哲想都不想立即在此價位把手上的10手多頭倉砍掉,雖然虧損,可損失不大,如果再猶豫的話,天知道會發生什么事。蜜戀2V1:偏偏喜歡你作品目錄

    隨即曲哲在3.132的價位做空25手空頭單,當價位下滑到3.101時,曲哲立即清掉手上的空頭倉。曲哲心里明白,這個點也是多頭、空頭雙方爭奪的關鍵點,也會有一翻激烈的搏殺。

    曲哲繼續在3.100價位一上下不停的吃進空頭、多頭,又不停的平倉、清倉,只要有點賺頭就閃人,不會貪念更大的回報。

    直到半小時后,白糖期貨市場上的多頭、空頭雙方都沒有大的動作,曲哲也知道今天的行情結束了。作為莊家的空頭方也達到了目的,把白糖的價格壓了100多元一噸。莊家當然不會幻想一天就或幾天時間就把價格打壓到預期的價位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真要是那樣的話,多方一閃,小戶一清倉,那空方莊家的盤誰來接啊?不是沾在手,被套牢了嗎?

    曲哲離開南江期貨公司,返回陳若曦家時,大老遠,曲哲就看到陳若曦站在空前不停的往外張望?曲哲當然明白她在看誰,在等誰。

    還未等曲哲按門鈴,陳若曦就及時出來打開外大門,倆人手牽手的走進屋中。當然,此時倆人也不敢親密擁抱,畢竟大門外有路人,這影響也不大好。

    剛一進到客廳,陳若曦就撲到曲哲懷中,勾住曲哲的脖子,紅唇送了上來。曲哲哪會拒絕,立刻瘋狂地摟抱住陳若曦吻起來。

    陳若曦瞬間只覺得身體虛飄飄的,腦海中一片空白,渾身力氣沒處用,只有用在動情的擁抱上。陳若曦也瘋狂地伸出雙手緊緊吊在曲哲的脖頸上。

    曲哲和陳若曦倆人吻得天昏地暗,仿佛天地間就只剩下倆人,直到有窒息的感覺時,倆人才緩緩松開雙唇,急促的喘息起來,平息窒息的胸悶感。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