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二十六章 都替你想好

作者:想見江南字數:2380更新時間:2017-05-13 20:40:35
    掌紀司各都都有自己獨立的監房,方便各都獨立辦案。

    許易自后山山壁,進入監房,直往地下行了十余丈,方才到達。

    許易見到九爺的時候,九爺的情緒很不錯,盤膝坐在監房的石床上,身前還擺著酒水,點心。

    許易敲敲赤火庚鐵鍛造的囚籠,“心情不錯啊,九爺,還吃著呢。”

    九爺盯著許易胸口繡著的兩粒明星,明顯怔了怔,蹭地立起身來,“你就是許易!”

    “正是本官!”

    許易用印璽輕松破開了禁制,進入了監房.

    九爺下意識地后退一步,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顯然,他聽過許易的兇名。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就想和你聊聊,別那么緊張,放輕松點。”直播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

    許易依舊微笑,笑得九爺心里發毛。

    九爺站立不安,干脆又坐了起來,悶了一口酒,冷哼道,“我沒什么和聊的,過不了一時半會兒,本官可就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時半會兒,是別想了,至少今天你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許易輕輕招手,一塊粉色的塔形點心,落入他掌中,被他張口吞了,滿腹生香。

    九爺沉了臉,“許都使,這話說的有些大吧,要不要我告訴你,先前我是怎么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許易道,“此一時,彼一時,這句話你沒聽過?我想你平時真就不怎么研究《官律》吧。根據《官律》法則篇第一千三百五十條規定:凡官員在當值期間,無故曠工,外出悠游,聚飲等,交由掌紀司提點,訓斥,對屢教不改者,處以三日以內監禁,并處罰金,并著該員所屬官衙內部管束。”上古探案集作品目錄

    九爺目瞪口呆,忽的,瞪著許易道,“你陰我!”

    他便是反應再遲鈍,也回過味兒來。

    “如何是我陰你?是你太過猖狂,眼中可曾有半點《官律》的位置?”

    許易當然是陰他。

    頭一次,九爺之所以從容出去,王鳳起打招呼乃是其次,根本原因,就是許易故意賣個破綻。

    他選擇這位九爺作突破口,不是陡然其意,而是經過全盤考量的。

    除了九月的身份外,最關鍵的一點,也是此人的脾氣,秉性。

    他料定了,王鳳起打招呼,讓他脫出牢籠后,這位九爺絕對不會偃旗息鼓,夾著尾巴做人,反倒會越發張揚,甚至會講從容從掌紀司脫出,作為一種光榮事跡,廣為炫耀。雙世寵妃之邪王勿擾

    一切如他所料,這位九爺被以“曠工聚飲”之罪,逮進去一回后,出了掌紀司不趕緊去計戶司坐班,卻徑直去了十香堂,滿心滿意的都是想找回在彼處丟掉的面子,正巧落進許易的彀中。

    如今,再將這位九爺抓進來,那可就是累教不改了,按《官律》可以收監了。

    這回,別說王鳳起打招呼,便是掌紀司第一副司座韓學道打招呼,他也絕不會放人了。

    “九爺,現在你該有時間和我好好聊聊了吧。”

    許易笑如春風穿越花海。

    “我沒什么跟你聊的,對了,我去十香堂,乃是我們都使派我過去執行公務,根本不是曠工。”

    九爺臨機一動,抗辯道。大元素使最新章節

    許易哂道,“人都進來了,是不是曠工,那得我說了算,人證物證俱在,十香堂有十三位證人證明你去那里干了什么,你覺得現在在刑罰上費腦筋,還有用么?乖乖配合吧。”

    九爺徹底死心,改了面孔,“許都使,咱們往日無怨,近日無仇,你和趙家不對付,別再我身上使勁啊,我這是何苦來哉?再說我向來和趙家不對付,趙三搶了我妹子為妾,我早就對趙家恨之入骨,您抓我,簡直是,是親者痛,仇者快啊!”

    九爺愛顯擺,卻不蠢笨,事已至此,他很清楚,許易處心積慮,將他弄進來,絕對不會是為了他熊某人,根子還在趙家人身上,姓許的分明就是想從他身上打開突破口。

    許易慢悠悠地掏出界障珠,在石桌上放了,說道,“我既然弄你進來,肯定都摸清楚了,你現在和我說這些廢話,有用么?行了,時間不早了,來正緊的吧,你是自己說出一件趙三公子的把柄來,還是我逼你說說來,聽說真魂刺的味道,極為銷魂,你總不會想試試吧?”最強預言家最新章節

    九爺蹭地跳起,許易大手抓住,準準拿住他的大椎穴,將他抵在了墻上,“看來,你是想挑戰一把極限。”

    說著,分魂放出,直入九爺靈臺,只一絲細如毛發的真魂,便刺得九爺凄厲慘嚎,大小便失禁,渾身青筋直綻,那痛苦的勁兒,許易都忍不住閉眼睛。

    真魂刺,只持續了五息,九爺便痛得死去活來,三次昏厥,三次疼醒。

    隨即,許易松開了九爺,九爺趴在地上,如死狗一般,大口喘息,渾身濕透。

    許易自須彌戒中取出一壇清水,潑在九爺身上,得了清冽的冷水一激,九爺總算回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我既然找到你,肯定就摸清楚了你。你九爺從來都不是什么硬漢,你挺不過去的。你說這種痛苦,你能承受幾次。行了,行了,你別喘氣了,聽著難受,你要說什么,我知道,無非是說本官官報私仇,濫用私刑,事已至此,你覺得說這些還有意義么。你如果覺得出去,能用這個治得了我,你大可去上告。”

    許易自說自答,如領悟了他心通神通一般,幫著九爺幫話也說了。

    果然,九爺停止了劇烈的喘息,顫巍巍地往口中塞了幾顆丹藥。

    許易接道,“我知道你怕什么,怕我從你這抓了趙三公子的把柄,然后害了趙三公子,最后,趙家人饒不了你。所以,你在我這兒,能挺就挺,左右我不敢要了你的性命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九爺心碎已成渣,這姓許的太狠,太毒,關鍵是,太他媽通人心,你想什么,他都知道,跟這種人,要怎么斗,不,要怎么堅持下去。

    許易不管九爺越來越艱難的臉色,“還是那句話,我既然選了你,肯定全都替你想好了,不用你操半點心的,也絕不會讓你為難。”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