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四百一十四章 袖里乾坤

作者:想見江南字數:2401更新時間:2019-08-23 08:02:10
    就在許易失神之際,卡神通大手一揮,衣袖陡然化作流影,朝許易兜頭罩來,許易來不及動作,便被籠罩進了袖中。

    “叫你裝波衣,叫你瞎扯淡,你不是最會蠱惑人心么,這是怎么了,見著老丈桿子,不好下毒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許易才墜入這黑漆漆如燜罐一般的空間,荒魅便從星空戒中傳出滾滾意念,瘋狂開噴起來。

    許易怒道,“你說老子,你干嘛去了,旁觀者清,老子當局者入局,你在一旁靜觀,也能迷進去?”

    毫無征兆地中招,令許易氣急敗壞。

    荒魅大罵,“我算是把你看得透透的了,一有事兒,你就找我撒氣,對旁人,就全然沒有能耐了,看看卡神通說的都是什么屁話,什么幫夏子陌恢復記憶,就是殺死煉云裳,按這樣說,今天的你還殺死了昨天的你?記憶只是記憶,性由靈出,精神、靈魂才是根本,夏子陌就是煉云裳,煉云裳就是夏子陌,這么簡單的道理,你也會迷進去,蠢貨,簡直是天字第一號大蠢貨。”重生之紅樓天無彈窗

    許易老大沒臉,嘴上兀自不認輸,“行了,你別顧著說我了,你呢,你當時干什么去了,以為我不知道,你小子全然只顧著看戲去了,你若是有一分警惕,老子也不至于落入這等下場。”

    一人一妖都太了解彼此了,一對噴起來,各擅勝場,誰也壓不服對方。

    許易雖和荒魅對噴著,心心念念地都是煉云裳,生恐這六親不認的卡神通又對他做出什么混賬事兒來。

    許易當然不知道,就在卡神通對他出手之際,煉云裳的氣機發生著驚人的變化,臺上的戲碼正演到的女主在一座寺廟中還魂,煉云裳周身陡然放出湛湛藍光,忽的,伏地痛哭起來,惹得一旁的蘇金月連忙扯了她遁出人群。

    到了僻靜處,蘇金月忍不住埋怨道,“不過是一場戲,雖然排得極好,值得你這樣激動?我可是看見了武義郡王也到場了,老頭兒看得滿面通紅,你這一攪合,老頭兒臉都白了,我若不拉著你退開,說不得老頭兒就得暴威。”陰陽無常最新章節

    煉云裳擦干眼淚,抬起頭來,才一照面,蘇金月陡然覺得眼前這張熟悉的容顏,竟是那樣的陌生,好似這煉云裳陡然換了個靈魂。

    煉云裳拍拍蘇金月肩膀,身形一晃,消失不見,轉瞬入了戲臺管理處的門戶,不多時找到了負責人胖員外,問,讓他排這出戲的人在哪里。

    胖員外有許易撐腰,底氣和口氣同時大漲,竟不將煉云裳放在眼中,不冷不熱說些片湯話。

    煉云裳忽地攝過柜臺處的紙筆,轉瞬畫出一幅肖像畫來,畫工精湛,許易的形象躍然紙上。

    胖員外吃了一驚,他原以為是因為那些名角兒,而來找茬的,這兩日,這樣的事兒出過不少,都被他輕松掃平。

    現在見煉云裳畫出許易的形象,才知道人家竟然是認得。青春修煉筆記無彈窗

    聯系到許易這位神秘豪客,恐怖的能量,他哪里還敢在煉云裳面前捏腔拿調,趕忙將她往雅室引去,推開門來,哪里還有許易的蹤影。

    煉云裳氣得直跺腳,“臭人,臭人,你等著,看誰耗過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老賊禿,有種放我出來,咱們大戰三百回合……”

    許易和荒魅懟倦了,又開始喝罵卡神通。

    開始還有所顧忌,到得后來,卻是什么粗鄙,便端什么上桌。

    到得后來,他開始叱罵卡神通謀害夏星光之事,卡神通依舊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許易傳意念道,“老家伙沒反應,看來這里是他法寶內部,他也查驗不到內部的動靜兒。”神奇的愛情密碼

    許易是個現實的家伙,無用的嘴炮從來不噴,適才的喝罵也不過是故意激卡神通發聲,判斷卡神通能否監控法寶內部。

    他把夏星光都搬出來了,卡神通依舊全無反應,至此,許易才算確信了卡神通并不能監控他的一舉一動。

    荒魅傳意念道,“這個檔口,還是別說廢話了,老家伙不是好人,我一直沒逮著機會跟你說,那家伙完全就是一具尸體,看他稱呼玄奘的架勢,說不定就是尸體自蘊靈性,徹底能脫離本體而活,他那一身黑袍,怕是黑化了,什么事兒都干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黑袍和黑化有關系?

    許易無法理解這種神邏輯,但荒魅的判斷,極是有理。

    當時,卡神通稱呼玄奘的方式,就讓他莫名其妙,何況,他窺探卡神通的氣質,也的確覺得詭異莫測,現在看來竟然是尸體的原因。恐怖法師無彈窗

    而荒魅天然對尸氣敏感,看出卡神通虛實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許易叱道,“你小子哪里是沒逮著機會,分明就是怕卡神通查到你的存在,捉了你去,你小子不是心心念念要脫離我的掌控么,這么好的賣主求榮的機會,你怎么不把握?”

    荒魅冷然道,“我看你是才要佳人重逢,便被抓到了這里,一腔邪火沒處發,全沖我來了,簡直荒唐。我勸你趕緊想辦法脫出去,賊禿不是好人,他肯定對你老丈母娘的遺物沒死心,何況,你小子也遍身寶物。一旦等他準備妥當,你我危矣。”

    許易怒聲道,“說的都是廢話,關鍵是怎么出去,我絞盡腦汁,也無主意,你有辦法,趕緊說。”

    荒魅嗤道,“你不是沒有主意,而是你小子一腔心思全在煉云裳身上,色授魂與,滿腔欲念,占領了智商的高地,也是,快一百歲了的老處男,可以理解,可以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你踏馬!”

    許易暴怒,便要施法,荒魅占夠了口頭便宜,趕忙喊道,“四色印,四色印,這個檔口,就這寶貝靠譜。”

    許易用力一拍腦門,自己怎么沒想到,管他什么法寶,先收進四色印再說,說不定能將賊禿一并收進去。

    念頭到此,他忽然一陣心悸,這么容易的主意,偏偏自己沒有想到,難道真的是色令智昏,不是的,不是的……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擺平玄莊后,梅花七便找了個借口離開,和許易本體合二為一了。

    此刻,許易用動用四色印,當先喚出尸體來,遁得遠遠的。

    妙書屋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