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三百六十三章 文不如武

作者:想見江南字數:2395更新時間:2019-07-30 08:01:54
    倉啷一聲,蛇形劍歸于劍鞘,身形挺拔的杜三,稚氣未脫的臉上露出謙卑的微笑,對著他對面的錦衣少年抱拳道,“二公子劍術不凡,多虧二公子手下留情,我才勉強支撐這許久,撐到此刻,杜某實在難以為繼,甘拜下風。”

    陳二公子略顯蒼白的臉上,終于有了幾分血色,微微一笑,矜持道,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暗地里,卻不知多少人在稱贊杜三通人情世故,將來前程未必能夠限量。

    二人戰罷,立時又有人入場,這回賭斗的卻是掌力,每每有掌力激發,必定弄得江河沸騰,更是壯觀。

    “如何,此間氣象,可比得上你的詩詞文章?”

    斜靠在畫舫欄桿上的江映月,笑顏如花地望著瞪圓了眼睛的賈君鵬問,依舊一襲紅裙,宛若烈火。性感兔子,在線直播最新章節

    賈君鵬擦擦額頭,“險,太險了,這要是一著不慎,立時不就腸穿肚爛,兵者,果然是不祥之器,圣人不得以而用之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江映月一跺腳,氣哼哼去了。

    今番,廣安府武道圈子的少年們相聚畫舫,夜游孽龍江,賈君鵬是被江映月強拉來的。

    望著江映月遠去的身影,賈君鵬忍不住對著江面吐了口濁氣,少女的心思,他豈能不知,只是文武殊途,即便暫時走到一起,將來必定漸行漸遠。

    武者修行,可以擁有超卓的力量,以及悠長的壽命。

    現在兩人都是少年紅顏,可數十年后呢,江映月依舊紅顏如昔,他恐怕要發搖搖而齒將落了。農家一品妻

    少年書生不慕武事者,又有幾人?誰沒有投筆從戎,血戰沙場的幻想,只是他家境如此,只能棄文習武。

    少女的一番好意,他只能棄之如眼前的東流水了。

    “啊呀,這位是誰,我怎么不認識,不知哪位兄臺,給我介紹介紹。”

    賈君鵬正癡癡地看著不遠處兩名少年公子兇狠的掌力比拼,忽的,身后傳來不和諧的聲音。

    他轉過頭來,兩條劍眉立時折斷,“朱三,你才離開芙蓉鎮多久,就瞎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尖刻,一句話便惹得對面的紫衣少年暴跳如雷,跟在紫衣少年身后的幾人,也忍不住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朱三怒極,指著賈君鵬怒道,“好,好得很,你還是原來一樣牙尖嘴利,我倒要看看,你練了這些年的嘴,到底是你牙齒硬,還是老子的巴掌硬。”說罷,大手便迎著賈君鵬臉蛋抽去。占個山頭當大王無彈窗

    眼見巴掌便要落定,一道黑影宛若毒龍般卷來,朱三揮出的手掌,急忙撤回,那毒龍立時退回,卻是一條長鞭。

    “朱三,你當真是越活越沒出息了,對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出手,傳出去也不怕人嗤笑。”

    卻是江映月及時趕了回來。

    朱三臉上一紅,忽的,加大聲音,“卻不知是誰要被人嗤笑,你江映月三代武者世家,族中也出過凝液強者,你心心念念著這個凡俗之人,傳出去,你江家還有臉么?”

    朱三知道江映月人美武功高,是此間不少少年暗暗欽慕的對象,他這樣一攪水,必定要生出風浪來。

    果然,他這邊才掀起動靜兒,立時驚動了所有人,連那邊的比斗都停止了,人群皆朝這邊涌來。我的叔叔重生了

    “映月,今日這局是我攢的,你當真帶了這沒有任何武道基礎的少年來?”

    一名身材高大的英俊青年,如眾星捧月般立在人群中央最前端,目光威嚴地逼視著江映月。

    “龐大哥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江映月一時語塞。

    龐姓青年眼神放冷,“自今日起,江……”

    “瞎激動什么!”

    龐姓青年話音未落,賈君鵬截斷他的話,三兩步行到他身前丈許外立住,朗聲道,“我真不知爾等哪里來的自信,如此自視甚高,會的三拳兩腳,真當自己立地成圣了么,且不知,書中才有真意,卻不是爾輩能知的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非是猖狂之人,乃是知道,他若不猖狂,將注意力引走,便真給江映月惹來大麻煩。親愛的導游先生無彈窗

    他這樣一開話頭,果然引起了群嘲,效果驚人。

    一時間,甲板上盡是叱罵之聲。

    龐姓青年也顧不得江映月,一揮手,止住喧鬧,盯著少年,一字一句道,“若非你出自芙蓉鎮,你已經死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道,“看來尊駕也認為文不如武嘍?”

    龐姓青年仰天大笑,“我看你是讀書讀呆了,全然不知當今天下,到底是怎樣一個世界,少年人,我勸你開眼看看世界。”

    賈君鵬道,“今日之世界,自然是武者稱雄的世界,但不是所有的武者都能稱雄,不說別人,便說諸君之中,能鍛體頂峰者又有幾人?據我所知,一百個武者中,恐怕也出不了一個氣海強者。這樣的武者不知有何資格稱雄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文人之中,為雄者輔弼,得居高位者,不知凡幾。從局部上說,焉知便是文不如武,抱歉,我想大家都屬于局部。”

    龐姓青年冷笑道,“牙尖嘴利,不過弄舌之輩,之乎者也,輔得何事?”

    賈君鵬對天一抱拳,“據我所知,仙圣當年也不過是孽龍江邊一少年,因詩詞而著名,隧得發跡,諸位莫非是忘了?仙圣之前,還得了個詩仙詞圣,文章做到妙處,上感天意,下順民心,鳳翥龍騰,云章霞彩。”

    若論嘴炮,賈君鵬也是罕逢敵手,一時間,他用盡偷換概念,轉移話題,以偏概全等等手段,將龐姓青年駁得啞口無言,看得江映月俏面泛紅,心如鹿撞。

    “龐兄,此人慣會斗嘴,罕有輸陣,我看不如將他趕下船去,讓他鳧水回去。”

    朱三諫言道,他太了解賈君鵬了,知道再讓這家伙攪合下去,局勢肯定是要崩壞的。

    “朱兄的意思是,龐兄和我是在斗嘴?是我無聊,還是龐兄無聊?”

    賈君鵬含笑說道。

    刷的一下,龐姓青年的臉色沉了下去,朱三滿頭大汗,暗罵,這混賬怎么越來越陰險了,為自己無端要惹這根攪屎棍而深深地后悔。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