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一百二十五章 突襲

作者:想見江南字數:2456更新時間:2019-03-10 08:03:33
    當然,姜楚然和席陽春二人所有的表現,都可以被認為是冥頑不靈的詭辯之詞。

    但許易深知,只要時間足夠長,席陽春和姜楚然必定會攀咬上自己,哪怕二人絕不認為自己有丁點的可能是什么暗夜行者,有恨就夠了。

    而作為長期搜捕暗夜行者行蹤的梅花鐵衛,正愁沒線索,下一步將關注的焦點落到自己身上,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若是被盯上了,以后的日子怕就不好過了。

    他正沉吟著如何破局,神色瞬間劇變,念頭一動,祖妖璽印,斜月三星印,信符,四色印,羊脂玉凈瓶等寶物,以及涉及影印有宋仲冊子的如意珠,盡數被他挪入一個須彌戒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枚須彌戒便被他拋入洞府中的那汪清潭中。

    洞府內的清潭,引自山外的靈泉,引入洞府中,并未就此圈禁,而是流入此間,再導流而出,乃是一汪活水。地獄之歌

    幾乎須彌戒才落入水潭中,洞府的石門便自動開啟了,而擺在許易身前不遠處的山門禁制令牌,并未有絲毫的動靜。

    石門洞開,一行人行了進來,正是陳鐵手和其麾下的梅花鐵衛。

    “不請自來,還望許大人海涵。”

    陳鐵手含笑說道,掌中持拿一塊禁制令牌,并不作絲毫的遮掩。

    那塊禁制令牌,許易認識,乃是幕僚院的總禁制令牌,總共只有三塊,可以開啟幕僚院全部禁制,而不會使其他禁制令牌起反應。

    許易面色鐵青,盯著陳鐵手道,“怎么,某才送了兩樁大功與陳大人,陳大人猶嫌不足,非要將許某也拖下水?”

    陳鐵手微微一笑,“許大人心中若無鬼,何必慌張,不瞞許大人,審訊席陽春和姜楚然的過程中,二人的口供疑點頗多,而許大人似乎也是關鍵人物,不由得我不小心。行了,廢話不多說了,還請許大人將星空戒開放與我,我要搜檢。”星空之主作品目錄

    此番,他殺過來,完全是出于職業的敏銳。

    席陽春和姜楚然的口供,基本能合得上,但越是合得上,越顯古怪,但哪里不對,他也說不清楚,反正有個關鍵人物——許易,摻和其中。

    出于職業的敏銳,他隱隱覺得,疑團還在許易身上,只要突破了許易,很多不合理的地方,也許就合理了。

    許易面色劇變,盯著陳鐵手道,“某乃堂堂祖廷命卿,豈是你梅花衛說檢便檢的。”

    陳鐵手哈哈一笑,掌中多出一塊玉玨,掌力催動,玉玨顯化光影,文字匯聚,正是一封搜檢令,上面還有濟州領領判的法印,金光燦燦,意志盎然,當是做不得假的。

    “許大人若是心中無鬼,查一查又何妨?”末世重生之橫行妖嬈最新章節

    陳鐵手冷笑道。

    查星空戒,對修士而言,和脫光了衣服沒什么區別,畢竟,任誰都有見不得光的東西,往往都藏匿于星空戒中。

    此事絕對非同小可,便是一級有司,也輕易不敢下發搜檢令,否則,極易惹起眾怒。

    此番,陳鐵手請下這份搜檢令,也是擔了天大的干系。

    莫名的,他有強烈的直覺,一定能從許易的星空戒中得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許易木著臉,掌中多出一枚如意珠,盯著陳鐵手道,“既然陳大人連搜檢令都請了下來,許某縱萬千不愿,也只能接受搜檢了。不過,許某用如意珠影印下搜檢的過程,陳大人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陳鐵手死死盯著許易,他相信自己的直覺,然而,許易的反應卻不是他想要的。道之法則無彈窗

    事已至此,開弓沒有回頭箭,陳鐵手大手一揮,“搜!”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手中捧著一枚西瓜大的墨色石塊,許易一眼便認出此物,乃是個空間感應石。

    只要體內藏有儲物寶貝的人,和空間感應石發生接觸,石塊便會因感應而發光。

    當下,許易取出一枚星空戒,朝陳鐵手拋去,隨即一只手覆在空間感應石上,空間感應石并無任何異狀。

    陳鐵手抓住許易那枚星空戒,輕松破開禁制,念頭侵入,十余枚須彌戒盡數被他取出。

    半盞茶后,陳鐵手完成了搜檢,將十余枚須彌戒塞回星空戒內,隨即將星空戒拋回給許易,本就方形的臉,完全如撲克牌一般立了起來,眼神中閃過一絲尷尬,勉強笑道,“未料許兄身家如此豐厚,還這般喜讀典籍,內里如山典籍,真叫陳某佩服。”無敵修煉系統最新章節

    整場搜檢,讓他萬分失望,事實證明,他的直覺完全不準。

    最麻煩的是,搜查沒有結果,他的壓力空前的大,領判那邊不好交代不說,許易若是鬧起來,他如今的位子說不定都要被動搖。

    至于許易身上的嫌疑,則完全被他排除了,只因,這場搜檢本身就是突兀而來,目的就是為了讓許易毫無準備,打他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若許易身上有丁點的疑點,絕不會在星空戒中找不到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而許易被徹底洗白,則令陳鐵手恨毒了席陽春和姜楚然。

    “陳兄,單獨聊兩句可好?”

    許易忽地向陳鐵手傳音說道。

    許易改了稱呼,釋放了善意,令陳鐵手緊繃的心弦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陳鐵手當即揮退了一干手下,笑道,“許兄有何見教?”

    許易擺擺手,“見教不敢當,但有幾句心里話,想和陳兄聊聊。不知陳兄出于何等動機,來探查許某。在許某看來,若是許某被定成了暗夜行者,那席陽春和姜楚然便被洗白了,是不是這個道理?”

    暗夜行者自然不會坑害暗夜行者,許易這句話到哪里都是鐵律。

    陳鐵手不知許易到底要說什么,微微點頭,靜等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便聽許易道,“倘使席陽春和姜楚然被洗白了,陳兄以為席陽春會感謝陳兄讓他沉冤得雪?”

    陳鐵手面上古井不波,心中一跳,暗道,“自己光想著案情,倒是忽略了世情。”

    卻聽許易接道,“席陽春可不似許某這等無根腳的,他背后可是還有位席長老,陳兄雖一心為公,竊以為也不得不為己謀生啊。眼下,席陽春便不是暗夜行者,按證據論,也足以定罪,天大的功勞,已落入陳兄手中,斷沒有往外推的道理吧。”

    。九天神皇
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上海时时乐玩法介绍